正在加載數據...
南方企業新聞網
當前位置:南方企業新聞網>要聞> 熱話題>正文內容
  • 重組難產 浮虧10億 萬邦德大股東杠桿買殼釀苦果
  • 2019年08月14日來源:上海證券報

提要:自從去年6月發布重組預案以來,萬邦德收購萬邦德制藥的交易“修修補補”不下6次,標的資產預估值從34億元降至27.3億元,業績承諾同步縮水。

躊躇4年的萬邦德借殼之路曲折異常。萬邦德13日披露了第三版重組草案,共計作出了42處修訂。

事實上,自從去年6月發布重組預案以來,萬邦德收購萬邦德制藥的交易“修修補補”不下6次,標的資產預估值從34億元降至27.3億元,業績承諾同步縮水。

萬邦德制藥早在2012年就申報過創業板,后兩度籌劃借殼棟梁新材(“萬邦德”前簡稱),皆未果。其間,萬邦德集團分兩次合計斥資14.5億元入主棟梁新材,再次啟動了注入核心資產萬邦德制藥的交易。

頗受關注的是,這項曠日持久的高杠桿交易令萬邦德集團資金承壓,其所持萬邦德股份已全部質押。“對高杠桿的資本運作而言,時間就是成本,萬邦德的重組拖得越久,對上市公司及其股東越是不利。”資深投行人士說。

重組方案久拖未決

8月13日,萬邦德出爐新版重組草案,并修訂了對證監會一次反饋意見的回復。

此時,距萬邦德交易預案面世已時隔14個月。2018年6月的重組預案顯示,萬邦德擬以33.98億元,收購萬邦德集團旗下萬邦德制藥100%股權,發行價格為12.55元/股,構成重組上市。萬邦德制藥主要從事現代中藥、化學原料藥及化學制劑的研發、生產和銷售。

但其后,公司未能在6個月內將重組事項提交股東大會審議,今年1月宣布將發行價格由12.55元/股下調為7.18元/股。此時,幾乎與之同步啟動借殼的醫藥同行奧賽康,已獲證監會放行。

今年4月18日,萬邦德“翻新”重組草案,標的資產預估值由34億元大幅下調至27.3億元,發行價格為7.18元/股,承諾的業績也大幅下調。據第一版方案,萬邦德制藥2018年至2020年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.85億元、2.5億元和3.25億元。調整后變為2019年至2021年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.845億元、2.265億元和2.638億元。

對照不難看到,隨著估值大幅下調,標的資產業績承諾標準也隨之調低。值得一說的是,萬邦德制藥2018年度扣非后凈利潤僅為1.53億元。換句話說,如果以原版方案衡量,萬邦德制藥首年(2018年)就未能完成對賭。

另一機巧之處是,新版方案減少的萬邦德制藥的交易價格占原交易價格的比例為19.66%,恰好未超過20%的“構成重大調整”紅線,無需重新履行相關程序。

“資產估值與發行價、業績承諾是一攬子的交易元素,如果幾項都出現下調,那應該是標的資產原先的估值被高估了,或者生產和經營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。”投行人士表示。

由于借殼審核等同IPO標準,證監會反饋提出的30個問題精準而尖銳,首問便要求補充披露標的資產IPO、兩次重大資產重組的時間、方案和終止原因,標的資產是否曾存在上市障礙及該障礙是否已解決等。其余問題包括了“同股不同價”、業績可實現性、學術推廣情況、銷售費用真實性等具體事項。

杠桿買殼“冷暖自知”

“掌舵”萬邦德之難,恐怕是萬邦德集團始料不及的。

據萬邦德2019年一季報,萬邦德集團所持全部股份都被質押,實控人趙守明夫婦的資金壓力可想而知。二級市場上,萬邦德最新股價不到10元,總市值不過24億元。萬邦德集團僅買殼一項就浮虧達10億元。

一切壓力的發端,是高杠桿買殼。

IPO未果的萬邦德制藥,2015年底開始接觸棟梁新材(“萬邦德”前簡稱)。2015年9月18日至2016年3月15日期間,棟梁新材曾籌劃重大資產重組,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萬邦德集團旗下的萬邦德制藥100%股權并募集配套資金。

未果之后,2016年3月,棟梁新材原實控人陸志寶將所持9.44%股份轉讓給萬邦德集團,轉讓總價為7.3億元,單價高達32.49元/股,比彼時市價溢價約218%。2017年1月,棟梁新材卷土重來,擬通過資產置換,注入萬邦德制藥。再度流產后,萬邦德集團出資7.2億元受讓了陸志寶所持剩余9.44%的股份,單價為32.04元/股。

通過兩次股權轉讓,萬邦德集團以14.5億元的代價斬獲棟梁新材18.88%股份,晉升為控股股東,上市公司后來改名為萬邦德。

交易所問詢函回復顯示,萬邦德集團運用了高杠桿。據公告披露,當時首次交易的股權轉讓款7.2億元,其中2.2億元來源于萬邦德集團自有資金和經營活動所獲資金,其余5億元來自于其他公司借款;第二筆7.3億元,其中1億元來源于萬邦德集團自有資金和經營活動所獲資金,其余6.3億元來源于向其他公司的借款。

照此計算,萬邦德集團自有資金及借款的杠桿比例達1:3.5。當時公告披露大部分借款年化利息達12%,由此推算萬邦德集團每年需支付的利息就高達億元以上。再算一筆賬,趙守明、莊惠夫婦二人合計持有萬邦德制藥65.24%的股權,按照本次交易作價,該部分股權估值約17.8億元。

為了將該部分資產證券化,花費14.5億元買個殼裝資產,真的劃算嗎?以當下的環境看,答案是否定的。

即便本次重組順利實施,趙守明夫婦無法從中套現,其交易獲得的股份也將優先用于履行業績補充承諾,融資能力受限,買殼及運作的資金壓力將持續存在。

“重組過程中涉及諸多費用,加上融資成本,真實的耗費是很大的,每一天都意味著資金成本的增加。重組拖得越久,對上市公司及大股東的壓力就越大。”投行人士表示,2016年重組監管收緊及金融去杠桿后,殼資源的泡沫越發凸顯,重組對股價的刺激效果也在下降,“這兩年,高杠桿買家不得不面對當年沖動的懲罰。”



責任編輯:齊蒙
文章排行榜
官方微博

澳客网彩票 库伦旗 | 浪卡子县 | 乐山市 | 芒康县 | 新乐市 | 肥西县 | 龙口市 | 乌拉特中旗 | 宁乡县 | 民权县 | 望江县 | 家居 | 尚志市 | 伊通 | 马公市 | 通山县 | 花莲市 | 成安县 | 北碚区 | 澳门 | 志丹县 | 黑河市 | 新疆 | 海原县 | 龙里县 | 寿宁县 | 肇源县 | 成都市 | 原平市 | 高尔夫 | 东海县 | 大足县 | 琼中 | 汶川县 | 北票市 | 佛冈县 | 九龙城区 | 巩留县 | 榆树市 | 漳平市 | 莱芜市 | 沭阳县 | 肥东县 | 永修县 | 金华市 | 桐城市 | 延长县 | 乐陵市 | 临潭县 | 临洮县 | 鞍山市 | 湖南省 | 康马县 | 金山区 | 锡林浩特市 | 寿宁县 | 红安县 | 毕节市 | 柏乡县 | 闽清县 | 会东县 | 永州市 | 扎鲁特旗 | 广昌县 | 武乡县 | 萨嘎县 | 平谷区 | 天津市 | 寿阳县 | 东宁县 | 内丘县 | 惠水县 | 德阳市 | 共和县 | 阳春市 | 湘潭市 | 牙克石市 | 比如县 | 丰顺县 | 连江县 | 大方县 | 海安县 | 平武县 | 台北市 | 山阴县 | 江门市 | 海晏县 | 嘉义县 | 洱源县 | 淮安市 | 若羌县 | 清涧县 | 双牌县 | 衡东县 | 晋城 | 桂阳县 | 扎赉特旗 | 永善县 | 宜章县 | 洛浦县 | 云和县 | 盐边县 | 岑巩县 | 深水埗区 | 静宁县 | 胶南市 | 宜良县 | 和政县 | 安塞县 | 扎囊县 | 宁远县 | 胶南市 | 库伦旗 | 南郑县 | 泗洪县 | 巧家县 | 绥芬河市 | 衡南县 | 周至县 | 宿州市 | 沾化县 | 申扎县 | 夏河县 | 玉门市 | 宁波市 | 抚顺市 | 桃园县 | 昌江 | 正阳县 | 峨眉山市 | 桐庐县 | 山阳县 | 札达县 | 中牟县 | 宝坻区 | 广丰县 | 柞水县 | 大渡口区 | 萝北县 | 广东省 | 疏附县 | 张家口市 | 岢岚县 | 清水河县 | 延川县 | 察隅县 | 广汉市 | 顺昌县 | 蓝田县 | 新兴县 | 偏关县 | 湘潭市 | 华阴市 | 萝北县 | 周宁县 | 岳西县 | 嘉鱼县 | 贺兰县 | 通榆县 | 济南市 | 高密市 | 阜康市 | 射洪县 | 涟源市 | 平陆县 | 海晏县 | 荣昌县 | 阳曲县 | 英山县 | 四平市 | 梅州市 | 申扎县 | 蒲城县 | 武义县 | 始兴县 | 广宁县 | 汉寿县 | 日喀则市 | 巧家县 | 万盛区 | 安阳县 | 曲阜市 | 武夷山市 | 新河县 | 宜州市 | 湘潭县 | 贵德县 | 鸡东县 | 南漳县 | 灵寿县 | 大庆市 | 静安区 | 芮城县 | 大田县 | 炎陵县 | 莱州市 | 曲周县 | 寿阳县 | 塘沽区 | 万源市 | 漠河县 | 山阳县 | 宜春市 | 历史 | 高清 | 五河县 | 沐川县 | 晋宁县 | 岳池县 | 彭水 | 略阳县 | 宜兰市 | 潞西市 | 新和县 | 日喀则市 | 峨眉山市 | 大埔县 | 九江县 | 佛学 | 芦溪县 | 绥德县 | 吴川市 | 故城县 | 汝阳县 | 香格里拉县 | 明溪县 | 洞口县 | 双桥区 | 内江市 | 高邑县 | 清徐县 | 伊吾县 | 隆回县 | 瑞昌市 | 绥中县 | 和硕县 | 星子县 | 东港市 | 米泉市 | 苏州市 | 巧家县 | 荔波县 | 盐城市 | 义马市 | 赤水市 | 景宁 | 白城市 | 许昌市 | 平和县 | 永安市 | 临西县 | 库伦旗 | 浪卡子县 | 乐山市 | 芒康县 | 新乐市 | 肥西县 | 龙口市 | 乌拉特中旗 | 宁乡县 | 民权县 | 望江县 | 家居 | 尚志市 | 伊通 | 马公市 | 通山县 | 花莲市 | 成安县 | 北碚区 | 澳门 | 志丹县 | 黑河市 | 新疆 | 海原县 | 龙里县 | 寿宁县 | 肇源县 | 成都市 | 原平市 | 高尔夫 | 东海县 | 大足县 | 琼中 | 汶川县 | 北票市 | 佛冈县 | 九龙城区 | 巩留县 | 榆树市 | 漳平市 | 莱芜市 | 沭阳县 | 肥东县 | 永修县 | 金华市 | 桐城市 | 延长县 | 乐陵市 | 临潭县 | 临洮县 | 鞍山市 | 湖南省 | 康马县 | 金山区 | 锡林浩特市 | 寿宁县 | 红安县 | 毕节市 | 柏乡县 | 闽清县 | 会东县 | 永州市 | 扎鲁特旗 | 广昌县 | 武乡县 | 萨嘎县 | 平谷区 | 天津市 | 寿阳县 | 东宁县 | 内丘县 | 惠水县 | 德阳市 | 共和县 | 阳春市 | 湘潭市 | 牙克石市 | 比如县 | 丰顺县 | 连江县 | 大方县 | 海安县 | 平武县 | 台北市 | 山阴县 | 江门市 | 海晏县 | 嘉义县 | 洱源县 | 淮安市 | 若羌县 | 清涧县 | 双牌县 | 衡东县 | 晋城 | 桂阳县 | 扎赉特旗 | 永善县 | 宜章县 | 洛浦县 | 云和县 | 盐边县 | 岑巩县 | 深水埗区 | 静宁县 | 胶南市 | 宜良县 | 和政县 | 安塞县 | 扎囊县 | 宁远县 | 胶南市 | 库伦旗 | 南郑县 | 泗洪县 | 巧家县 | 绥芬河市 | 衡南县 | 周至县 | 宿州市 | 沾化县 | 申扎县 | 夏河县 | 玉门市 | 宁波市 | 抚顺市 | 桃园县 | 昌江 | 正阳县 | 峨眉山市 | 桐庐县 | 山阳县 | 札达县 | 中牟县 | 宝坻区 | 广丰县 | 柞水县 | 大渡口区 | 萝北县 | 广东省 | 疏附县 | 张家口市 | 岢岚县 | 清水河县 | 延川县 | 察隅县 | 广汉市 | 顺昌县 | 蓝田县 | 新兴县 | 偏关县 | 湘潭市 | 华阴市 | 萝北县 | 周宁县 | 岳西县 | 嘉鱼县 | 贺兰县 | 通榆县 | 济南市 | 高密市 | 阜康市 | 射洪县 | 涟源市 | 平陆县 | 海晏县 | 荣昌县 | 阳曲县 | 英山县 | 四平市 | 梅州市 | 申扎县 | 蒲城县 | 武义县 | 始兴县 | 广宁县 | 汉寿县 | 日喀则市 | 巧家县 | 万盛区 | 安阳县 | 曲阜市 | 武夷山市 | 新河县 | 宜州市 | 湘潭县 | 贵德县 | 鸡东县 | 南漳县 | 灵寿县 | 大庆市 | 静安区 | 芮城县 | 大田县 | 炎陵县 | 莱州市 | 曲周县 | 寿阳县 | 塘沽区 | 万源市 | 漠河县 | 山阳县 | 宜春市 | 历史 | 高清 | 五河县 | 沐川县 | 晋宁县 | 岳池县 | 彭水 | 略阳县 | 宜兰市 | 潞西市 | 新和县 | 日喀则市 | 峨眉山市 | 大埔县 | 九江县 | 佛学 | 芦溪县 | 绥德县 | 吴川市 | 故城县 | 汝阳县 | 香格里拉县 | 明溪县 | 洞口县 | 双桥区 | 内江市 | 高邑县 | 清徐县 | 伊吾县 | 隆回县 | 瑞昌市 | 绥中县 | 和硕县 | 星子县 | 东港市 | 米泉市 | 苏州市 | 巧家县 | 荔波县 | 盐城市 | 义马市 | 赤水市 | 景宁 | 白城市 | 许昌市 | 平和县 | 永安市 | 临西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