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加載數據...
南方企業新聞網
當前位置:南方企業新聞網>要聞> 電子>正文內容
  • 同洲電子原董事長被“追債”始末:稱非個人欠債
  • 2017年08月31日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

提要:這場風波究竟是怎么回事?機場視頻中“債主”追討的是同洲電子債務,還是袁明個人“債務”?如果是公司“債務”,為什么矛頭直指袁明?

袁明,是同洲電子原董事長,但截至2017年中報時,依然為這家超45億元市值公司的名義實控人;他曾豪言“沒有蘋果,手機只是手機;沒有同洲,電視只是電視”,也被媒體稱為“東方喬布斯”。

就是這樣一位人物,在辭職一年后再現于公眾視野時卻透出強大的反差。8月19日,他在深圳機場被“債主”推搡的視頻在互聯網上廣為傳播,“債主”們包圍著體形干瘦的袁明,高喊“你騙了我幾百萬”,袁明則沒有反抗,任人拉扯拖行,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小男孩。

離開機場后,因為“討債者”的原因,袁明的大部分時間在深圳市西麗街道辦調解中心度過——這其中包括兩個晚上,另兩個晚上在酒店休息。8月25日,記者又在這里見到了袁明,亦見到了前述視頻中推搡袁明的“債主”——深圳市灝峰投資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灝峰公司”)相關人士。

那么,這場風波究竟是怎么回事?機場視頻中“債主”追討的是同洲電子債務,還是袁明個人“債務”?如果是公司“債務”,為什么矛頭直指袁明?

事起龍崗物業項目

袁明從同洲電子辭職已經一年有余,但仍為同洲電子第一大股東,名下有同洲電子16.50%股份——不過處于抵押狀態。辭職前,袁明因一筆貸款身陷“仲裁式賣殼”風波,同洲電子控制權或將易手。

8月25日下午,記者在西麗街道辦見到了袁明。他不時從調解室推門出來接電話,面容平靜,聲音也很輕。

記者在場時,聽到不只一位“債主”公然稱袁明是“騙子”,但袁明沒有辯解。在雙方調解的間隙,袁明接受了記者采訪。當時網上關于袁明的新聞以負面居多,可當記者詢問袁明是否可以進行視頻采訪時,他沒有任何猶豫地答應了。

袁明稱,這場經濟糾紛債務主體為同洲電子,糾紛起始于同洲電子的龍崗物業租賃項目。“最早(龍崗物業項目)是通過招投標的方式租,后來很多地方有‘工改工’(即舊工業區拆除重建升級改造為新型產業園)改造,公司也找了合伙伙伴,卻由合同產生了糾紛。”

據袁明的說法,2014年同洲電子將公司位于龍崗的物業通過招投標的方式租賃給“盛豐公司”,并收到了“盛豐公司”用作保證金的2000萬元租金,“后來又在2015年12月份簽了個補充協議,約定這部分租金可以抵作開發費。”

在簽署補充協議時,一位新合作伙伴加入進來,即機場視頻中推搡袁明人士背后的灝峰公司。袁明稱,同洲電子、盛豐公司和灝峰公司簽署了三方協議,約定如有機會,后兩者可參與同洲電子龍崗物業“工改工”項目。

對這一點,第一個說法分歧出現,灝峰公司相關人士稱,他們與袁明約定的是購買同洲電子物業資產。

此后,袁明稱,2015年,灝峰公司通過盛豐公司轉給同洲電子1000萬元;2016年3月,灝峰公司再度通過盛豐公司轉給同洲電子2000萬元。

對于同洲電子為何從未就此進行公告,袁明稱“在等批文,做不成就取消了”。據他稱,在咨詢過政府部門相關意見后,得知“工改工”項目無法繼續進行。

但灝峰公司相關人士的說法出現了第二次分歧,“袁明明知道不能改制他還是和我簽(合同),五六年以后才能改。”

項目無法進行,灝峰公司卻已經轉給同洲電子3000萬元,糾紛由此產生。

如何賠償產生分歧

三方在同洲電子如何賠償上產生了分歧。

同洲電子與盛豐公司方面,袁明的說法是:“后來(盛豐公司)說工改不成我也不租了,這個錢要退。按照合約來講,我們還是要分開處理,租約合同還是成立的。”

至于同洲電子為何沒有及時將錢還給灝峰公司,袁明稱“灝峰3000萬元是通過盛豐過來的。錢要通過法律途徑走,直接還給灝峰,到時候盛豐又追我們。所以一直僵著一年多沒有做成。”

據灝峰公司相關人士描述,公司是為了參與龍崗物業項目而成立的,各位股東出不同比例的錢參與進來,因此才出現了機場視頻中的“幾百萬”之說。

袁明的情緒非常平靜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他對此次糾紛的回應多次被“債主”打斷,后者稱其為“騙子”,但袁明往往不語,記者一整個下午都沒有在袁明臉上看到憤怒的情緒。

灝峰公司相關人士則告訴記者,他們曾多次致電同洲電子,但公司以袁明不在的理由進行推諉;亦多次致電袁明,后來電話被袁明拉黑,“(改制不成)那錢退給我們。袁明在辦公室說沒問題,結果呢?那以后一直失蹤,打他電話也不接,把我們所有人電話都拉黑了。”

作為此次債務方同洲電子和債權方灝峰公司的中間人,盛豐公司的態度也很關鍵,但記者得知這幾天盛豐公司沒有人在街道辦出現。

灝峰公司的錢是通過盛豐公司走賬的,這便是關鍵點,也是說法分歧點。灝峰公司相關人士稱這是同洲電子的要求,“他們說為方便公司做賬”;而袁明則稱是盛豐公司的要求,“我不清楚為什么要通過盛豐,我一直以為是盛豐的錢。”

盛豐公司在灝峰公司與袁明或同洲電子間扮演了什么角色?灝峰公司相關人士沒有對記者這一提問進行回答;袁明則稱,“當時(簽約時)說這個人(指灝峰公司)是施工的,我還以為他們是一家的,或者是子公司。”

為何矛頭直指袁明

令人好奇的是,名義實控人袁明被“討債人”困在街道辦多天,同洲電子是否出現過?

記者得知,同洲電子相關方亦來過西麗街道辦,而在8月22日,同洲電子也在互動易上回復投資者時表過態:“假定雙方有糾紛,對方應該協商或通過法律途徑解決,不應采取不當行為。”

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,對這場公司之間的糾紛為什么矛盾沖突落在了袁明頭上,雙方的說法終于不再分歧。

灝峰公司相關人士稱,當他們聯系同洲電子解決時,同洲電子曾稱“袁明簽字找袁明”。而袁明也提到:“灝峰就直接找到我,因為當時我是法人(指法定代表人),是我簽的字。”

記者曾致電同洲電子公開電話及同洲電子董秘賀磊手機,但都沒有取得同洲電子對此事的回應。

孤身呆在街道辦的袁明表示,要解決問題,“首先是協商解決,協商解決不了還有法律途徑。我希望是在我沒有被強迫的情況下談,這樣才是公平公正的,我所有在強迫下作出的決定是無效決定。”



責任編輯:金芮芮
文章排行榜
官方微博

澳客网彩票 蒙自县 | 临湘市 | 射洪县 | 古丈县 | 淳安县 | 富裕县 | 呼图壁县 | 黄浦区 | 普洱 | 巴林右旗 | 永丰县 | 铁岭市 | 武宁县 | 江津市 | 文化 | 封开县 | 福海县 | 乌审旗 | 呼玛县 | 新安县 | 胶州市 | 星子县 | 左云县 | 阿拉善右旗 | 绍兴市 | 特克斯县 | 阿拉善左旗 | 呼伦贝尔市 | 玉门市 | 井冈山市 | 浏阳市 | 故城县 | 宿松县 | 银川市 | 前郭尔 | 荥阳市 | 宜州市 | 沈丘县 | 那坡县 | 呈贡县 | 濮阳市 | 南汇区 | 九台市 | 民勤县 | 全南县 | 金阳县 | 东乌珠穆沁旗 | 普格县 | 保德县 | 滨州市 | 府谷县 | 稷山县 | 孝义市 | 宁晋县 | 台北市 | 正定县 | 大荔县 | 泸定县 | 博兴县 | 怀远县 | 疏勒县 | 乐安县 | 广西 | 太保市 | 瑞安市 | 防城港市 | 文昌市 | 莎车县 | 保亭 | 鄢陵县 | 宁国市 | 湖北省 | 新昌县 | 和龙市 | 曲周县 | 定日县 | 浠水县 | 依安县 | 华宁县 | 洞头县 | 麻江县 | 宝清县 | 贡嘎县 | 葫芦岛市 | 本溪市 | 磐安县 | 镇平县 | 越西县 | 聂拉木县 | 花垣县 | 花垣县 | 胶南市 | 建昌县 | 江达县 | 甘孜县 | 栖霞市 | 容城县 | 富源县 | 赣州市 | 通化县 | 临洮县 | 象山县 | 年辖:市辖区 | 阜城县 | 长葛市 | 林州市 | 南丰县 | 怀化市 | 东方市 | 安化县 | 邵东县 | 高安市 | 达拉特旗 | 东方市 | 宿松县 | 镇坪县 | 闽侯县 | 固始县 | 梁平县 | 和顺县 | 邵阳市 | 苍山县 | 利川市 | 沐川县 | 六盘水市 | 昌邑市 | 高要市 | 凯里市 | 扶风县 | 金川县 | 筠连县 | 绥宁县 | 陆丰市 | 榆中县 | 桐柏县 | 天等县 | 玉树县 | 高碑店市 | 芦溪县 | 罗山县 | 淮阳县 | 沁阳市 | 龙口市 | 景德镇市 | 陵水 | 安福县 | 东阳市 | 垣曲县 | 武隆县 | 浦江县 | 喀什市 | 上饶市 | 乡城县 | 调兵山市 | 青州市 | 德钦县 | 高清 | 山丹县 | 新民市 | 嵊泗县 | 武乡县 | 大厂 | 博兴县 | 南澳县 | 麻城市 | 福鼎市 | 阿巴嘎旗 | 东乡族自治县 | 布拖县 | 沅江市 | 平湖市 | 昌江 | 财经 | 综艺 | 平山县 | 枣阳市 | 扶风县 | 沧源 | 通渭县 | 广平县 | 丰原市 | 武定县 | 弥渡县 | 宾阳县 | 大安市 | 大城县 | 康定县 | 黎川县 | 且末县 | 荆州市 | 高雄市 | 虎林市 | 远安县 | 洪湖市 | 临清市 | 滨海县 | 永和县 | 湟源县 | 巩义市 | 龙口市 | 高安市 | 穆棱市 | 外汇 | 大新县 | 清丰县 | 巫山县 | 大城县 | 诸城市 | 大荔县 | 当阳市 | 兴海县 | 黎平县 | 吴桥县 | 武清区 | 米林县 | 罗山县 | 柯坪县 | 郓城县 | 长岭县 | 卢龙县 | 囊谦县 | 潢川县 | 三门峡市 | 遂平县 | 辽宁省 | 江口县 | 靖江市 | 凤翔县 | 右玉县 | 横山县 | 青冈县 | 漠河县 | 阳城县 | 汝州市 | 商丘市 | 延津县 | 霞浦县 | 密云县 | 红安县 | 搜索 | 嘉兴市 | 城口县 | 阜康市 | 龙江县 | 商城县 | 电白县 | 来凤县 | 成武县 | 北宁市 | 观塘区 | 马山县 | 蒙自县 | 临湘市 | 射洪县 | 古丈县 | 淳安县 | 富裕县 | 呼图壁县 | 黄浦区 | 普洱 | 巴林右旗 | 永丰县 | 铁岭市 | 武宁县 | 江津市 | 文化 | 封开县 | 福海县 | 乌审旗 | 呼玛县 | 新安县 | 胶州市 | 星子县 | 左云县 | 阿拉善右旗 | 绍兴市 | 特克斯县 | 阿拉善左旗 | 呼伦贝尔市 | 玉门市 | 井冈山市 | 浏阳市 | 故城县 | 宿松县 | 银川市 | 前郭尔 | 荥阳市 | 宜州市 | 沈丘县 | 那坡县 | 呈贡县 | 濮阳市 | 南汇区 | 九台市 | 民勤县 | 全南县 | 金阳县 | 东乌珠穆沁旗 | 普格县 | 保德县 | 滨州市 | 府谷县 | 稷山县 | 孝义市 | 宁晋县 | 台北市 | 正定县 | 大荔县 | 泸定县 | 博兴县 | 怀远县 | 疏勒县 | 乐安县 | 广西 | 太保市 | 瑞安市 | 防城港市 | 文昌市 | 莎车县 | 保亭 | 鄢陵县 | 宁国市 | 湖北省 | 新昌县 | 和龙市 | 曲周县 | 定日县 | 浠水县 | 依安县 | 华宁县 | 洞头县 | 麻江县 | 宝清县 | 贡嘎县 | 葫芦岛市 | 本溪市 | 磐安县 | 镇平县 | 越西县 | 聂拉木县 | 花垣县 | 花垣县 | 胶南市 | 建昌县 | 江达县 | 甘孜县 | 栖霞市 | 容城县 | 富源县 | 赣州市 | 通化县 | 临洮县 | 象山县 | 年辖:市辖区 | 阜城县 | 长葛市 | 林州市 | 南丰县 | 怀化市 | 东方市 | 安化县 | 邵东县 | 高安市 | 达拉特旗 | 东方市 | 宿松县 | 镇坪县 | 闽侯县 | 固始县 | 梁平县 | 和顺县 | 邵阳市 | 苍山县 | 利川市 | 沐川县 | 六盘水市 | 昌邑市 | 高要市 | 凯里市 | 扶风县 | 金川县 | 筠连县 | 绥宁县 | 陆丰市 | 榆中县 | 桐柏县 | 天等县 | 玉树县 | 高碑店市 | 芦溪县 | 罗山县 | 淮阳县 | 沁阳市 | 龙口市 | 景德镇市 | 陵水 | 安福县 | 东阳市 | 垣曲县 | 武隆县 | 浦江县 | 喀什市 | 上饶市 | 乡城县 | 调兵山市 | 青州市 | 德钦县 | 高清 | 山丹县 | 新民市 | 嵊泗县 | 武乡县 | 大厂 | 博兴县 | 南澳县 | 麻城市 | 福鼎市 | 阿巴嘎旗 | 东乡族自治县 | 布拖县 | 沅江市 | 平湖市 | 昌江 | 财经 | 综艺 | 平山县 | 枣阳市 | 扶风县 | 沧源 | 通渭县 | 广平县 | 丰原市 | 武定县 | 弥渡县 | 宾阳县 | 大安市 | 大城县 | 康定县 | 黎川县 | 且末县 | 荆州市 | 高雄市 | 虎林市 | 远安县 | 洪湖市 | 临清市 | 滨海县 | 永和县 | 湟源县 | 巩义市 | 龙口市 | 高安市 | 穆棱市 | 外汇 | 大新县 | 清丰县 | 巫山县 | 大城县 | 诸城市 | 大荔县 | 当阳市 | 兴海县 | 黎平县 | 吴桥县 | 武清区 | 米林县 | 罗山县 | 柯坪县 | 郓城县 | 长岭县 | 卢龙县 | 囊谦县 | 潢川县 | 三门峡市 | 遂平县 | 辽宁省 | 江口县 | 靖江市 | 凤翔县 | 右玉县 | 横山县 | 青冈县 | 漠河县 | 阳城县 | 汝州市 | 商丘市 | 延津县 | 霞浦县 | 密云县 | 红安县 | 搜索 | 嘉兴市 | 城口县 | 阜康市 | 龙江县 | 商城县 | 电白县 | 来凤县 | 成武县 | 北宁市 | 观塘区 | 马山县 |